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我的博客

少年不识愁滋味,为赋新诗强说愁,老来识得愁滋味,却道天凉好个秋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『 [散文]饺子  

2005-12-23 16:47:3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时临冬至,饺子的文化意味又呈现出来了。连远在东北、云南的朋友都在QQ上招呼:“回家吃饺子,冬天不冻耳朵”。中国人之讲文化,完全遵循先圣“内圣外王”的教诲,总要给普通的事物披上一些神秘及至神圣的外衣,以此统御人们的生活情感。电视里出现了一些有趣的BUG,这台说是医圣张仲景发明的,那台说是药王孙思貌发明的。不过情节倒是惊人的一致:悲天悯人的圣者发现人们耳朵被冻坏,于是用羊肉、花椒等做成“娇耳汤”,然后捞出,用面皮包起来,给人食用,形成今天的饺子。虽然荒诞不经,但是生活中的很多事物都如此神化,也无需深究。

  我对于饺子具有很深的感情,是因为从小很少能够吃到,只有到春节或特别喜庆的日子,才可以吃上一顿,而且要在给祖先牌位献过之后。我最怀念的是大年初一早上的那顿饺子,那是用不掺任何杂面,纯白面包的,馅通常都是大肉罗卜或者是白菜,一咬一嘴油的。再配上香气馥郁的酸辣汤,端地是贫穷生活的第一美味。说句玩笑话,这样一顿饺子经常让我回味半年,成为盼望过年的重要动力之一。

  白白胖胖的饺子飘浮在红海一样的酸辣汤里,上面飘着些翡翠一样的香菜叶,盛在大碗中,在耀眼的灯光下,一家人围坐在一起。这几乎成为一种图腾,一种理想天国生活的象征。因为它的背后,是麻袋片一样的生活实质,我们上学都是背的黑面馍,带一罐炒土豆丝,在学校里吃三天,回到家里,早饭一般是面糊糊里放点红苕块,或者包谷糁,有时不济时还得吃玉米面馍,冬天万物萧条,几乎没有什么蔬菜,红白萝卜,冻白菜,葱,是主菜。电灯时有时无,经常在煤油灯下做功课,早上起来鼻孔都是黑的。

  仿佛到了过年就完全不一样了。电灯比起煤油灯显然亮如白昼,家里照例经过一番洒扫庭除,透着清简新鲜的味道,墙用白土和的泥浆刷了一遍,被褥也浆洗一新,家里的破烂都被藏到了看不见的地方,祖宗牌位被恭敬地请出来了,前边摆着献祭,大约是柿子饼,点心,苹果,白面馍什么的,我们都穿上了母亲熬了几个晚上做的新衣服。更重要的是,就要吃饺子了。再穷的人家,这顿饺子都是要吃的,就象杨白劳给喜儿无论如何也要扯上二尺红头绳一样,从开始包,到下锅,我胃里的馋虫就开始蠕动,直搅得满口津液。想起那个食指大动的故事,说是古代有个人只要遇到好吃的,就会食指动起来,到朋友家,食指动了,但朋友坚决不承认家里有好吃的。当然是确实有的,好象还引起了争斗一样。

  这顿饭通常都要吃到嗓子眼才肯恋恋不舍地放下筷子。所以说,饺子给的联想不仅是那些白白胖胖带着浓郁香气的食物,还预示着一种别样的理想生活境界。难怪李自成打到北京,天天吃饺子,是很有生活基础的。饺子所代表的新年生活是农业生活最理想的生活图景,不信你去看一下春节里的农村,到了新年绝对都是干净清爽,人们笑容满面。就拿每家每户都贴的对联来讲吧,“祥瑞”、“五谷丰登”“六畜兴旺”“和乐”都是极其美好的字眼。我忽然想起有一年写春联给我印象深刻,我那时正是才懂几个字,大哥在踌躇写什么时,我说写“五谷丰登”,大哥白了我一眼,说“咱家都没粮食了,过年还是借的,什么五谷丰登”。

  春节与平日里的生活成为一块粗布的两面,正面光洁平整,背面粗糙不堪,这就是我小时侯对生活的完全印象。为什么生活是这样,对于大人来说,几辈子,甚至几百年,都这样过来了,安之若素,生活好象理当就这样,而对于我出于对饺子的迷恋,常常希望永远生活在春节这几天。

  饺子=春节=好生活,这成为生活的定式。所以对于平常也能吃上肉饺子,可想而知我的惊讶程度了。

  那是我上初中一年级吧,午饭刚过,坐在教室面前乒乓球台前,这时住校教师们也开饭了,语文老师的小儿子,大约有七八岁吧,端着饭碗从家里跑出来了,一股香味顺风飘了过来。他也坐在乒乓球台下边,饺子,我心灵受到了巨大震撼。也许是烫吧,他很小心地咬个小口,放一会儿,再吃,就这么慢条思理地吃,还用筷子拨拉来拨拉去,我敏锐的的嗅觉告诉我,绝对是肉的,否则不会有这么香。小孩一边吃一边看着周围的事物,也包括我。堆得满尖的一碗饺子一点点下去了,小孩还贪玩不愿意回去,直到他妈妈在房子里叫,快点回来,再给你盛点。他对端起碗起身回去了。我一直目送他蹦蹦跳跳地回家,直到消失在竹帘子后面。过去之后,我经常想起这一幕,从小孩端着饭碗出来到他回去,他吃饺子的每一个细节我都记得清清楚楚,一点也不走样。所以说,我应该是目不转睛地看着他吃完的。我也才知道,还有定式之上的生活。

  后来日子渐渐好转,参加工作直到现在,从川粤大菜,生猛海鲜,通通已失去了诱惑,也曾经无数次吃过命之为食文化的“饺子宴”,现在也兴趣索然,实在是噱头大于味道。不惟饺子,生活中的很多曾经向往的事物都已经失去光环。从七十年代到今天的三十多年间,应该说物质生活已经呈跃进式发展,曾经被动或主动封闭的眼界也慢慢张开,没有经历过这种变化的小孩很难体会这种感觉,因为他们出生就面对的一个开放的社会。而我们,当发觉定式之外的生活是那么精彩,令人向往,也更遗憾自己曾经生活得那么匮乏。

  前两天,一位老干部,红军,八十六岁,说:现在看来,过去受了不少骗。一副大彻大悟的姿态。

  今天,端起母亲做的一碗饺子,眼前耳边都是所谓的“饺子文化”,难免浮想连翩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7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