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我的博客

少年不识愁滋味,为赋新诗强说愁,老来识得愁滋味,却道天凉好个秋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不同的离去  

2006-06-26 14:03:5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世界杯小组赛结束,32支球队就有一半打道回府,如秋风落叶一般纷纷。进入淘汰赛,每个晚上就要送两支球队回家。世界杯这个盛宴,酒未三巡,席刚过半就成了庄家们的搏奕。这是惯常的景象,也是看客们早已适应的步调。只是离去者中总有些让人不舍的队伍,离去方式的总有让人伤感的例子。
塞黑的离去让人茫然,因为来时有路,去无归国;捷克的离去让人不舍,因为铁汉的壮心不已,斗志昂然;墨西哥的离去让人尊敬,因为力拼豪强,虽败犹荣;荷兰的离去则让人叹息,因为曾经群星闪耀、华丽四射,而今杂乱无章,江河日下;四年一个轮回,总有些人与事如水中漂流,在波峰与波谷之间回荡,伴随着我们的无绪心情。
塞黑---草合离宫转夕晖,孤云漂泊复何依
随着联合国的一纸决议,正应了中国文人罗贯中的说法“天下大势,久合必分,久分必合”,塞尔维亚、黑山各自成为独立的民族国家。本来正常,只是发生在塞黑队征战世界杯期间,仿佛一下子这些精壮的汉子成了没娘的孩子,军无斗志,米洛舍维奇、凯日曼这些曾经的巨星黯然失色,在阿根廷人穿花间竹般的六个精彩进球打击下,输得体无完肤,垂头丧气,成为继2000年欧洲杯1:6被荷兰击败后的又一次羞辱。巴尔喀千山的雄鹰悲鸣,南斯拉夫足球曾经光辉灿烂的历史以惨痛的方式挥别。

捷克---记得当年草上飞,铁衣著尽著僧衣
如果没有内德维德和他的不屈,捷克的离去不会让人如此伤感。与意大利的比赛结束后,内德维德手支前额、单膝跪地在阔大的草坪上,仿佛罗丹著名的思想者,他以这样一种虔诚庄严的方式告白:世界足球最高殿堂,他来了,又走了,虽然来去匆匆,但是他已尽展所能。虽然他一如往日般不知疲倦的抢断、传球,一如往日般重炮叩关,以自己勇猛剽悍的精神引领感染队友,为胜利拼搏。还记得2004年欧洲杯捷克与荷兰那场荡气回肠的对决吗,拥有内德维德、罗西基、科勒、博波斯基、斯米切尔、巴罗什的捷克,在两强相遇中斩敌于马下,才是捷克足球高贵精神和超强实力的体现。然而,面对巴罗什、科勒的受伤,斯料切尔的缺席,面对非洲黑马加纳的冲击,面对意大利锁链防守,纵使内德维德神勇依旧,但终究只手难挽狂澜。更加伤感的是,此次新败,内德维德、科勒便会退役,捷克足球的强悍架构随即七零八落,年轻一代何时崛起尚未可知。内德维德说:我的技术并不好,依赖的是不停地奔跑,而我年龄大了,跑不动了。
其实捷克本身就是一个生长悲情的国度。在这块蝙蝠形的国土上,诞生了崇尚自由与标举反抗的波希米亚文化,成为世界文化长廊的瑰丽篇章。1958年的“布拉格之春”后,捷克成为一个秘密警察统治的国度,知识与文化四散飘零,然而以米兰昆德拉为代表的文化反抗、哈维尔的解构极权主义仍然使捷克的思想高度立于世界高峰。
墨西哥---山路元无雨,空翠湿人衣
在小组赛中,阿根廷以轻灵潇洒的姿态拿下塞黑,一时风头无两。墨西哥以D组第二身份双方于八分之一决赛相遇。阿根廷人很快发现自己的探戈找不到步点。如果说此前阿根廷的里克尔梅、萨维奥拉、特维斯、梅西星光灿烂,而本场比赛人们更容易记住的是马克斯、博尔格蒂、拉沃尔佩。墨西哥人细腻的脚下技术,积极的拼抢,让阿根廷的星光顿时黯淡,全场表现极度狼狈。其实墨西哥并非二流鱼腩,近年来在各类大赛中都表现优良,多次与巴西、阿根廷打得难分伯仲,世界杯遇上阿根廷不过是给了一次公开展示的机会,让全世界的真球迷、伪球迷们看到特色鲜明的墨西哥足球风格。当然他们能够掐准阿根廷的死穴,与他们阿根廷籍主教练拉沃尔佩不无关系。
墨西哥人虽败犹荣的意义在于:成就英雄并非臣服英雄, 而在于挑战英雄,青史留名不仅仅是星光灿烂,还有可堪回首的经典战例。这样的比赛,仿佛天籁余间,绕梁三日不绝,仿佛雨后山岚,沁人心脾,排浊入清。墨西哥人的比赛气质和精神风范让人尊敬,让人怀念。
荷兰---旧日风华如烟绪,满目凋零自何始
曾经,郁金香芬艳迷人,荷兰人号称无冕,全攻全守开创足球技术新时代。远不说克鲁伊夫如何旷代绝才,三剑客世界惊艳。就是1998年四分之一比赛冰王子博格坎普绝杀阿根廷后掩面狂奔的场景,也让人深深回忆。而6月26日的荷葡之战,却让人看到了一支丑陋的队伍,攻防失据,情绪失控。并非葡萄牙人强大无比,而是荷兰人自毁城池,荷兰15年来未胜葡萄牙,且两年前欧洲杯就是八强战的时候,1比2被葡萄牙淘汰。本场比赛,巴斯滕果然弃用状态不佳的范尼,改由库伊特担任中锋,罗本和范佩西继续担任两翼。葡萄牙则继续他们的主力阵容,菲戈、保莱塔和小小罗负责进攻,德科、科斯蒂尼亚和马尼切这前波尔图铁三角调度中场。本来,这是一场经典的边锋对决。葡萄牙人的华丽和荷兰人的飒爽应当相激而出美丽火花,至少可以为我们平复一小时前英格兰的丑陋。然而,大师已经远去,场上的青春表现着鲁莽,激情嬗变为急燥,应当说,荷兰人输得全面彻底,在战术选择上,不能随机应变,合理高度,在库伊特浪费无数机会之后,死也不肯换上曾经的“小禁区之王—范尼”,反而派上一位高中锋,打起了并不擅长的长传冲吊,巴斯腾与斯科拉里的临场指挥差得不可发道里计。中场在多一人的情况下,浪费机会无数,全场二十次射门无一中的。全场四张红牌、十六张黄牌更是成为世界杯经典丑剧。这样的荷兰队离去让人没有任何遗憾,毕竟除了名字相同,这支队伍没有一点郁金香的旧日风华。
离去,今后还有相继的离去牵动我们的思绪,只是比赛还会继续,生活还会继续。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