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我的博客

少年不识愁滋味,为赋新诗强说愁,老来识得愁滋味,却道天凉好个秋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女儿 智慧 鱼  

2006-07-19 16:46:0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  象我,一个三十多岁的半老男人,每当提起一岁多的女儿,情绪总是不自觉地调整为兴奋,麻木紧张的心情总会舒展很多。女儿,就是失去流逝的青春、沉沦的梦想、简单的生活的唯一报答。

  女儿在懵懂中逐渐开启智慧,比如最近,天气热得要命,她经常牵着我的手走进卫生间,指着淋浴头和下边的澡盆(专门为她购置的),嘴里不停的说:澡澡、澡澡。。。。并作势除去身上的衣服。每天傍晚下楼,她不说话,会牵着我的手直奔超市,进了超市又直奔电动摇摆车,并翘腿向上,嘴里念念有词:摇摇,摇摇。。。。从小区门口到超市直线距离约有三十米,难得她的小脑瓜记得准。还有啊,讲故事多了,有些东西她已经能够直接反映了,比如我说大老虎,她马上会发出一声闷吼,作吓人状。炒菜里边有时会放虾,喂她吃时说虾,等到把虾条放到她嘴里,她自己说虾,两种形状不同的东西她是怎样联系到一起的,我想也许是味道,相同的鲜香味道。她有个已经当兵的表哥,妻子带着她去军营里看望,看到一群绿衣服的小伙子们匍匐训练,她说:“爬,爬”,令她的妈妈大为讶异,从来没有主动教过她,她是怎样将动作和词语联系起来的呢,回忆起来,只能是我经常在她耳边讲龟兔赛跑时,兔子嘲笑乌龟说“乌龟乌龟爬爬,早上出门采花,乌龟乌龟走走,傍晚还在门口”。

  女儿出生时八斤,长到一岁多已经不太胖了,这并不妨碍人们向频频向她致意,妻子每天都会给她精心梳一个发型,将头顶的长一点头发平等地捋成三撮,用彩色皮筋扎好,然后依次平伏首尾相扎,只将最右边的朝天竖起,不同于普通的哪咤头,也不同当中的朝天登,再穿上鲜艳的小裙儿,当然占据人们的视线(在一大堆秃头辩不出性别的一岁小孩里),如果情绪绝佳,扭扭答答地走,哼哼唧唧地唱,微笑起来眯成一条缝的小眼睛,皱起的小鼻头,冷不丁就会有人叫她“小美女”。这可不是身为父亲自私的骄傲,从出生时医院里的护士,到走到大街上碰到的外国友人,楼下广场里来来往往的妈妈,准妈妈们,都惊人的一致。

  女儿真正成为我们的生活中心,生活里最幸福的事情,就是她早上起来对着阳光竖起两个大拇指,说“棒,棒”,自得其乐,最痛苦的事情,莫过于她生病,蔫蔫地或烦躁地哭闹,经常感觉度日如年。作为一个喜欢用文字表达思想和情感的人,在女儿出生前,我曾经写下了近三万字的《我的眼里只有你—孕期日记系列》,出生后也有过很多动人的瞬间,却不曾下笔,我归咎于照顾女儿的忙碌,自己心情的疲累,生活的挫磨,再想燃起一根烟,在电脑前且想且写,悠闲的姿态无法再有了。可是昨天看了《BIGFISH》(中文翻译《大智若鱼》)这部片子,觉得疼爱儿女的心实在人人都有,而所费的心力就是大有差别了。

  威尔从小在父亲的童话里长大,直到他的妻子怀孕七月,父亲依然乐此不疲,甚至对着儿媳妇滔滔不绝,已经快要承担生活的儿子颇不以为然,因为什么女巫,巨人,马戏团的连体歌手,只能骗5岁的孩子,父亲在任何场合都把它当作自己传奇经历来讲。威尔甚至觉得,父亲除了夸夸其谈,实在并没有什么本事。终于有一天不胜其烦时,父子间三年不说话。

  父亲患了绝症,躺到了床上,依然沉浸在自我编造的玫瑰色童话里,他对儿媳说,你知道吗,非洲刚果的鹦鹉都讲法语,很少讲英语。儿子刻意地提醒他说,她去年从刚果回来。父亲也丝毫不尴尬。

  其实做为父亲的爱德华布鲁一生并非平坦,他少年即离开家乡出外谋生,除了追求妻子时浪漫外,一生艰难,他服过兵役,当伞兵深入敌后,出生入死,退役后当推销员,生活重新开始,只有一辆三轮摩托,在风霜雪雨奔波,就连儿子降生时也不能在妻子身边,因为他要早日为心爱的妻子和儿子买一幢带白色围栏的大房子。

  威尔并不知道父亲为了生活和创业而付出的艰辛努力,他真正地了解父亲,是在整理父亲的来往信件时,是从医生、父亲初恋情人的叙述中,一点点去掉给原本艰涩生活上抹的蜜汁,他理解了父亲,终于在父亲弥留之际,给他的归去编造了一个鱼重归于水的浪漫故事。

  爱德华布鲁给儿子说,他要钓一条大鱼,这只鱼什么鱼饵都不吃,最后只能用自己的结婚戒指作饵,才钓上了那条鱼。威尔给父亲说:我抱着你穿过人们注视和送别的目光,走到河中间,你作手挥别了所有的朋友,然后沉入水中,化作一条大鱼游走了。这是一个承继多么巧妙的隐喻。儿子出生象条鱼,父亲走时象条鱼,可见在彼此的心里,互相沟通过的意识里,都希望对方是一条自由自在、没有任何负缧的鱼啊。恕我俗解,从这里,我看到作为父母的伟大和局限。

  其实世界通行的教育子女观念都是象孟子说的“生于忧患,死于安乐”,如世界首富、总统等,也常常逼自己的孩子去学习谋生的技巧,及早体味生活的艰辛。这当然是长远的目光。曾经看着那些拥有孩子的同事们为教育孩子而头疼时,我经常站着说话不腰疼地嘲笑他们的的不智,经常用理智去破解他们的感情迷局。但是面对我自己的女儿,我忽然觉得理想的轻巧焊条碰到现实坚硬的钢板时,往往是灿烂的火花过后,节节缩短,直到完全融入现实,教育孩子并不是一件纸上谈兵的事儿。

  一方面,我们总是处心积虑地儿女创造一个“无菌”成长环境,希望他们永远都不受到有害病菌的侵扰,另一方面,我们总希望儿女站在自己的肩头上,超越自己,一代更比一代强。这两者就是有矛盾的,我们的心情将永远在这两者之间来回游荡,伴随着我们老去,他们长大。

  如今,面对女儿每一天带给我的欣喜,我在犹豫,我是要给她说她一条鱼来的,还是她是从医院抱回来的。我希望她精神自由,意志独立,又希望告诉给她我所有的生活经验,传授给她我所掌握的全部技能。

  《大智若鱼》总是教会了我一点,生活不能缺少玫瑰色的梦想,即使生活本身是残酷的。尤其是面对女儿,我将来应该对她说,其实每个人都原本是一条充满智慧、自由自在的鱼。

  后来怎样,我不知道。

  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2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