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我的博客

少年不识愁滋味,为赋新诗强说愁,老来识得愁滋味,却道天凉好个秋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升华你的灵动感觉---《背后》评析  

2006-07-28 08:41:0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  

  楔子

  昨天,拜一位“大款”朋友所赐去购书,仿佛饿汉来到宴席,搜罗了整整一提篮的书,服务员帮助提到收款台,结帐一K多,然后名取所需,三分之二属他,三分之一归我,未掏一分钱而肩扛手提,满载而归,看着一尺多高的书摞,想着书架因此而充盈斑斓许多,心中之窃喜溢于言表。

  陈岚的《背后》是此次的目标之一,通过书店的查询系统,又经服务员躬亲寻找,方于现代小说丛中抽出,一捧在手,竟有神交故旧欣然相遇的感觉。回家即如渴阅读,晚上三点多,母亲抱着小孩起夜,迭声嗔怨,方如梦初醒,乐而忘归的阅读快感不复久矣。

  混迹于网易读书论坛四五年,对于几度来复去的版主---深海水妖,是有一点认知的:伶牙利齿,挠挠善辩,有一些刁蛮,有几分热肠。看到《背后》里的左昀,不禁芫尔,多多少少是有点作者自己的影子投射的,一笑。在论坛上看到深女士广而告之自己的书,加之对其文风的理解,确实是有一点想读的。

  正文

  《背后》是一本社会小说,反映的正是当今社会的鱼龙混杂。虽然有被强行纳入正统轨道、不能尽述其志的遗憾,但三十万字的容量,结构严整,叙事流畅,起转承合,丝丝入扣,线索完整,技巧圆熟,其间不时闪耀着属于论坛版主深海水妖的光芒---思想及言论,确实是一本与当代所谓著名作家的反腐小说并列都毫不逊色的作品,作者轻灵的写作与读者快意的阅读同时获得,配合无间,不是单纯的自我阐释,自我欣赏,在写的过程中兼顾到读者的存在,我以为这是一个作家成熟的表现。对作者未来的发展可以抱有较高的期待。

  作为描写现实的小说,走现实主义创作之路,以巴尔扎克、雨果、狄列斯的标准去衡量,虽然高调,但并非无稽之谈。上述同志们的小说开创了一个艺术境界,一个气度恢宏、感情浓烈、气象万千、喜怒悲欢无不尽情极致的世界,那种阅读的感觉,密不透风,疏可走马,掩卷之后,长久不能自拔,时有庄周“庄乎,蝶乎”的感觉,更可贵的是,作者既洞察世事人情,又充满悲悯情怀。读者既可揽奇观胜,更可荡绦灵魂。《背后》显然没有达到这样的高度,它叙事无不周详,人物个性也各具特色,桥段过渡也算无痕,该有的都有了,但无法不让人产生轻飘飘、缺乏力度的感觉。好人够好,坏人够坏,却难以入骨透彻。我想这也许是作者个人心灵的达观所致,见怪不怪因而写怪不怪。

  论坛高人李老二曾经写过评述一篇,看过之后,深以为然,虽然也能理解陈岚与深海水妖的角色分派不同,不可求全责备。但老二的观点仍然可以说点到了作品的软肋,如果没有深海水妖,那么陈岚的这本小说充其量也就是一本普普通通的书,当不得大张旗鼓地吹毛求疵,至多看过之后“还不错”便尘封历史。但是有了深海水妖的渗入,看过这个感性十足、仿佛江湖人物般快意恩仇的虚拟Id的林林总总,自认为对那一颗敏感灵魂的某些方面可以洞烛,知其不止如此,肯定不止于此,高标一点要求也是合理的。

  深海水妖认为,这个社会的传统如此僵化,人们的自醒意识如冬天冻土一般死硬,就以她自己喊出的“面对强奸犯,冒死抵抗是文明的耻辱”一样,很快就陷入了大量必欲诛之而后快的恐吓性语言中。陈岚却认为,这个社会的民意存在着足够宽容的空间,善良的普通群众好嫉恶而向善,能够明辩事非。

  深海水妖及许多清醒的人士看到,这个社会的权力寻租如此猖獗,既得利益者绝对不会给被宰割者一线生机,当狂者狂,当亡者亡,法国的路易十五只能自愧不如。而陈岗却认为这个社会仍然能够自我救赎,清官救民的神话可以演于当世。程怡之类的儒臣,左启年这样沐浴欧风美雨的洋务派,甚至往上溯推,那位支持他们的肖省长,潜在着将进入死胡同的船导出的可能。

  前面说过,《背后》是陈岚前台演绎,深海水妖思想贯串,这个小说的思想版权究竟是务实的深海水妖,还是高蹈的陈岚?或者务实的陈岚,高蹈的深海水妖。

  确实应该退一步说话,我也是一个文牍作者,每天伏于方案,起草些并非自己脑中意识的话,经常幻想自己也能巨笔如橼,一则我手写我心,二则青史留名。其制约条件为,一是资质鲁钝,文学殿堂与智商情商几有云泥之别,一则必也为稻梁谋,如果不写御制文字,不但自己穷困如走狗,身后的妻儿老小当何以堪。我们不是曹雪芹,穷困潦倒一生纸上精金美玉。陈岚既为作家,既有名缰利锁,也有我等的生存问题,自然不能象深海水妖那样快性使意。能于纸间影影绰绰偶露峥嵘已经相当不易了。

  但我又想进一步说话,我们奉御制文,效力范围仅止于本企业,时令一过,即回造纸厂探亲亦无任何心痛,我们的创作只是整个流水线中的一个环节。而陈岚,却是个精神产品个体户,十年磨剑,不但是纸质产品流传人间,附着于上的思想也进入千万个脑门,艺术与制度本来就是上层建筑中的双生儿,在某种程度上是制度的解释。虽然说陈岚的角色比之深海水妖,要实际得多,我们必须给予理解和期待。但我依然认为,如果深海水妖或陈岚是两个人,则没有矛盾之处,而现在我们该信那一个,作家,我们精神的引路人?

  如果为难于两者的割裂,我们的时代已经进入个性化写作时代,为什么不去吟风弄月,你恩我爱?以陈或深的才华,想必一样能引少男水女或者中男中女一掬之泪,为什么偏偏来趟现实写作这渠混水?

  故去的现实主义大师如巴尔扎克、雨果等是不会将中国的所谓主义作家列为同道的,陈岚你愿意与谁同道呢。我希望是巴、雨、陈,而不希望是张平、陆天明、陈岚。。。。。。

  人生要比艺术复杂,艺术更比人生凝炼。往往是生活中的遭遇让我们醒悟,而到艺术中去寻找共鸣或答案。在《背后》中,市委书记齐大元出场就是个小丑,在当代草圣的字面前,也敢写上“绵湖中学,齐大元”以致被左副书记的女儿左昀嗤之以鼻。缺乏一点《悲惨世界》中加维探长的敬业精神。是中国人的文化性格如此,还是作者偷工减料,不肯卖力塑造。

  贺小英一出场就显露出软弱的潜质,果然在情节安排中要软弱一回,以深海水妖或左昀的脾性,会为了父亲的伟大政治前途以身相许?齐大元、马春山坏得透顶,果然要让他们搭上吴扣扣这个公共汽车,这几乎就是中央精神的艺术化解释了。再如主人公左昀,青春靓丽,棱角分明,却结局悲剧,怎么看着也象陈岗替她向来不耻的传统套路布道。田三与刘幼捷的友谊,太象是为刘政委遇难呈祥而准备的工具,这样的铺垫是不是太反腐小说程式化了。(一孔之见,呵呵)

  一个BUG,一个很严重的破绽,开车二十年司机的刘林,人们称他老刘,而35岁年轻的小刘主任居然是他的远房堂兄?这是全书中唯一一个令人无法掠过的缺点。其它的地方嘛,因为是陈岚作家的开创性作品,相信她以后会处理得更好的。

  “没吃过猪肉,还没见过猪跑”,俺就是那个没吃过猪肉的。呵呵

  注:陈岚=深海水妖,一个真人,一个ID,《背后》小说及许多观点剀切网络杂文的作者。

  



------------------
纵使十年未将军, 亦无一日不拱卒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