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我的博客

少年不识愁滋味,为赋新诗强说愁,老来识得愁滋味,却道天凉好个秋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戈壁与绿洲  

2011-08-23 16:33:59|  分类: 杂议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未曾到新疆之前,有过多种想象。有时是蓝天白云,牛羊成群的游牧风光。有时黄沙漫天,乱石翻滚的蛮荒景象。这两幅图像总是各自独立呈于脑海,难以拼成完整的画面。还记得多年前去南方,与一位新疆人同行,宾馆的服务员听说那位是新疆来的,便好奇地问“你们上班去是骑马吗?”,我以为自己了解的程度并不比那位服务员高多少。

听歌曲里唱道“我们新疆好地方,天山南北好牧场,戈壁沙漠变良田,积雪融化灌农庄”,看地理教科书上写道:“新疆的地理为三山夹两盆,北为阿尔泰山,南为昆仑山,中部为天山山脉,把新疆分为南北两半,南部是塔里木盆地,北部是准噶尔盆地”。历史上,张骞奉命出使,沟通东西,后世而成丝绸之路。玄奘西天取经,从天山脚下逶迤而去,带回大乘佛经。清末凋零,四面起火,左右支绌,便有守疆还是守海之争。左宗棠抬棺西行,击溃白彦虎、阿古柏的叛乱。自古以来,新疆素有烽火兵锋,也有神幻魔怪,总是瑰丽奇崛之乡。不同于内地千百年来的农耕社会。

一切的想象都不如扑入眼帘来得真切,飞机从高空中俯冲而下,乘车迈上这块陌生的土地,乌鲁木齐几栋银色航站楼连成一片,高架桥纵横盘旋,包括路灯,包括植被,乃至一样的堵车。只是每个宾馆门口的值班保安和身前的一块牌子“请配合开包安全检查”,街头门面的汉字牌匾下一串曲里拐弯的维文,给人一丝不同的味道。

是什么时候首次击中我的内心,让我感受到新疆的别样,是关于描写王洛宾的书中有一句话:“沙漠之所以存在下去,是因为它们梦想着绿洲;苦难的人之所以能活下去,是因为他们心中有一首歌”。到底是用沙漠戈壁还是用绿洲归结新疆的本质特征,似乎必须是两者共存共生才是新疆乃至自然的根本属性,沙漠戈壁与绿洲就象生命中的苦难与希望,共同构成完整的人生。在城市,在乡村,在行车走过新疆的每一个地方,在茫茫戈壁上,在肥美的绿洲,一方面感受着它的疆域广大,一方面体会着这个感觉,印证着这个感觉。

从乌鲁木齐北去天池,乘车从蜿蜒的公路,下来步行不到十分钟便来到传说中的天池,不可谓不美, 群峰围峙下,一泓清澈的碧水,山上古木参天,岸坡上绿草盈盈,山花烂漫,青、绿、赭、蓝、白共同构成的色彩氛围,与错落有致的地貌和谐的组合,如果呈现在摄影者的镜头里,应当是绝美的景色,但是感觉到特别失落,这就是传说中别称“瑶池”的天池吗,在我的想象中,它应当是高古苍茫,气质高贵,参观者应当以卑微膜拜的心态生恐惊扰的神仙之地,现在看去,它与西安翠华山顶的风光没有什么两样,是用汽车拉上来的熙熙攘攘的游客,还是连排的旅游商店,嬉戏的、叫卖的和音响里喧嚣的声音,都让海拔1980 米的天池失去了它的神秘感和尊崇感。同行的同事感叹说“没什么呀”。我想如果没有公路,一步步从山下艰难地爬上来,在精神和身体的极度疲累下,再看到这样的景色,天池,包括众多的天下美景,一定会恢复它应有的感觉。自然给予生命不应当只有亲和感,而应当有距离感和神秘感。抹平高度和接近距离,不仅仅只有便利的优越,更在减少生命中的惊喜。

从乌鲁木齐南下库尔勒,茫茫的戈壁充分感受到生命的荒凉,一眼望不到边的石头,大大小小,呈现出死灰色,坑坑洼洼,包括公路路基两边,看不到一丝绿色和可以调解视觉神经的地方,一眼望去,它还在无限地延伸。如果不是人类活动修筑的公路,怕是什么生命也难以存活的无边死境。过去囚徒们有一句话:“抗拒从严,回家过年,坦白从宽,新疆搬砖”,透露出相当的畏惧感。戈壁所展示的那种无法亲近的冷漠和难以征服的严酷,但无疑都是大自然应有的属性。再如果,没有这些用现代化技术的修筑的公路,让一个人,或者几个人,徒步几天也走不出去戈壁,视野中陪伴自己的只有酷暑下的影子,那会是什么样的心态?绝望,抑或是死寂。

诵读着“沙漠之所以存在下去,是因为它们梦想着绿洲”,汽车下了高速,拐上去了莲花湖的道路(包括后来去的金沙滩,分别是最大内陆湖博斯腾湖的一角)。 密匝匝的芦苇荡,用手撩起,水是那样的轻柔,不必再花笔墨去描述它的风景,因为无论如何优美,在江南实在是太平常的风景。然而,当你从戈壁陡然转到这里,想象它是漫漫戈壁中包围着的水域,上连开都河,下接孔雀河,也许会不知不觉地产生依赖的感觉。

库尔勒就是这样,因为有了孔雀河水的滋养,它是那样宁静而充满活力。晚上,我站在库尔勒花园酒店的18楼窗口往下看去,孔雀河上两排灯带逶迤而去,宛如珍珠项链,那些栉比鳞次高楼的灯光,象点点繁星,在夜空下曜曜生辉,这是一个多么安宁平静的城市。早起散步在河边,朝阳洒在河面上,波光鳞鳞,穿过岸边成排的绿树,成了地上怎么都扫不走的枝叶影子。各类的人们,扫地的清洁工,听着收音机慢跑的,放风筝的,在河边背书的,钓鱼的,并肩走过不停讨论着的,都有着不疾不徐的神态,构成了库尔勒这个城市对我的印象。几天后我对一个长期在新疆的同事说,“库尔勒好,有闻名的香梨,有孔雀河,城市很安静,非常宜居呀”。同事说,那是你没到阿勒泰,库尔勒虽好,但是太热。阿勒泰才真正适合养老”。他又讲了一个笑话:当地老乡说,你们汉人最不好了,过去我们的香梨一棵树上结八、九个,熟了掉到地上,马上就成了一泡蜜水。现在你们的高科技,一棵树上结二十多个,结果掉到地上会弹起来,味道也不好啦。他模仿的神态和语气,让你以为是真的。联想到现代科技已经从田间到餐桌,从化肥施用到食物添加剂,安全且不论,谁都感受到进入胃肠的甜香醇美感觉已经越来越少了。如果数量提高质量下降,营养过剩而口感倒退,这对矛盾应该从哪里解决,从人的自身还是科技本身。最近讲到关于新疆经济发展的规划,将要“跨越式发展”,不知道库尔勒的现状能保持多久,做为新疆第二大城市,它会不会也成为我们日益多起来高楼密集、空气污浊、车辆拥堵的现代,城市?

城市附近的村镇,一排排高大笔直的白杨树纵横交错,护佑着村庄、农田,阻挡着风沙侵扰。乡间便道上,还会看到坐着毛驴车的维族老人慢悠悠地向前。一片片的棉花、玉米、水稻、瓜果看上去生机勃勃。

新疆的魅力还在于它历史丰富多彩与多民族共存,从塞、羌、月氏、乌孙、突厥、吐蕃、回鹘到汉族,不同的历史阶段,不同的民族,给新疆留下了各具特色的特征。美国电影《廊桥遗梦》的男主角罗伯特曾经说过一句话:特别喜欢一些词语从舌尖上滑过的感觉。同样,我也特别喜欢咀嚼那些各富特色的地名,单从口中说出便仿佛能够品味出一段历史和故事:高昌,西海(今博斯腾湖),便想起玄奘西游甚或龙王。天山,便能勾起对梁羽生和金庸笔下哪些豪气干云的侠客们的身影。龟兹(今库车),便想起汉唐所设西域都护府、安西都护府,以及“西域乐都”之美誉。焉耆,又名焉支,匈奴有歌曰: “亡我祁连山,使我六畜不番息;失我焉支山,使我妇女无颜色。”似乎是声讨西汉膘骑将军霍去病的,呵呵。“吐鲁番的葡萄熟了,阿那尔罕的心儿醉了”,多么脍炙人口与优美的旋律呀,常唱不衰。

在吐鲁番的葡萄长廊下,导游的维族小伙子一口流利的汉语,他说:“我们的姑娘小伙子,从小就要会唱歌跳舞,否则就找不上对象”。当我们车轮碾过这些曾生发过的历史与传说的地方时,却全然一派现代风景。那些曾经的风云,已经沉寂在典籍篇章的字里行间了。

由于东方与西方历史地理的不同,文化方面存在着较大差异。但在文化发展史中,总是有着交流与融通,互相包容,总会在交汇处创造出融合双方特色的文化,就象新疆处在古陆路丝绸之路的要冲,合适的物种在这里生根,就呈现出游牧文化和农耕文化的双重特点。 肥美的羊肉,浓香的烤馕,筋道的拉条子,野生的乔尔泰与五道黑鱼,鲜美可口,甘甜的水果蔬菜就更多了,香梨、葡萄、西瓜、哈密瓜、番茄。。。

以上罗列了山、水、戈壁、绿洲、植物、食物、城市,其实想从中找出一个头绪,没有对自然的改变与抗争,人类不会有文明,然而这种改变与抗争,与大自然的法力无边相比,却是相当渺小的。即使我们能开采地下的石油煤炭,能够揽月登空,能够预测天气,能够制造毁灭地球的核武,无论科技与文明进步到何种程度,人类的生存依然仰赖于自然,应当恢复对自然的敬畏感。同样,不同的种族之间既有对于利益与疆域的厮杀与掠夺,但不同的文化也会碰撞交融而产生异样的光华。

“沙漠之所以存在下去,是因为它梦想着绿洲”。这句话也话不够经典,却足以概括我短暂的新疆之行,走过为数不多的地方所留下的深切感悟。每个生命都将从此岸走向彼岸,也都会经过戈壁与绿洲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06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