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我的博客

少年不识愁滋味,为赋新诗强说愁,老来识得愁滋味,却道天凉好个秋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青春而沧桑的心灵  

2012-03-13 15:42:5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青春而沧桑的心灵

---我的阅读体验

 

作为一个业余时间主要以看书为主的人来说,现在的阅读有点眼花缭乱的感觉,每登录一个阅读网站,满眼都是什么玄幻、灵异、穿越、架空、耽美,甚至还有“清穿”类型,就是专门穿越到清朝。而所谓现实的创作,也主要以描绘以官场、职场等的升迁和勾心斗角为主,逼真而活色生香、津津乐道地消解着文字应有的孤傲。回想起1980年代,朦胧诗、伤痕文学、现实主义、象征主义,真是翻天覆地的变化。是什么让年轻的现代一族,离开现实,去向往光怪陆离的虚拟世界?

但是另一方面,阅读在当代人的精神空间里的比重也在下降,视频、图片以其直观的呈现和快速的过程更加夺人眼球。我经常有这样的体验:看完一本同名的电视剧与图书,常常要互相印证,视觉与听觉的感官体验,往往还得配上脑力的思索,才能共同完成对一次阅读的认知。

当然,以上都算是一个引子,步入中年的我,反而会关注现在80后的生存状态,近期看过的《那些年,我们一起追的女孩》、《失恋33天》、《公主坟》、《蚁族的奋斗》……常常有所感触的感动,那些平凡而渺小的年轻人,正在从青葱的成长迈向背负起生活的重担,貌虽年轻,心已沧桑,他们的辛劳与无奈、欢喜与悲忧,常常扯动我已经很大条的神经。这不知是从何时起,社会上开始以年代来划分成长。我的印象里,80后一词应该起自1996或1997年时,以韩寒、郭敬明为标志的一代年轻作家的出现,他们的写作风格迥异与以往,也许是很难从哪一个方面描述他们与前辈们的差别,就用一个出生年代来指称。这之后,90 后、70 后、60后的说法随之而来。此前参加一个老干部座谈会,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专家指着一位更老的耄耋老人说“他是90 后,我是80 后”,引起满堂大笑,看来这样的概念已经深入人心,而且能够结合自身而灵活运用了。

我是70后,从年龄上看,已不再有去夜店、泡吧、平安夜上街的青春举动,“闲来无事三五友,品茗论道语不休”。臧否人物,指摘时事,互通款曲,甚至做点“思想工作”。曾经一度望此兴叹,西安德福巷刚刚兴起时,我约一个好友去喝咖啡,坐了有10 分钟,感觉极不自在,朋友说,我们的年龄还不适合坐这么清幽的环境。家门口开起第一座名典咖啡时,带着孩子常常从门前走过,孩子正学步,咿咿呀呀又兼摇摇摆摆,看着玻璃窗内举杯细品的悠闲姿态,真如神仙中人。而今自己没事就进茶馆,方知不是物外,茶的清气常常伴着无时不在的烟火气。

言归阅读,曾经有过一部电视剧《十六岁的花季》,堪称我青春时代的腰封。那时的我,在黄土高坡上一个原始的私人水泥厂打工,赤着上身,穿着姐夫给的黄军裤,干活时大腿上被磨出了一个大洞,头上的粉尘用肥皂加洗衣粉才能弄掉,鼻孔里的鼻涕象石油一样黑而浓。所谓原始,是指厂子里除了两台球磨机外,其他工序全靠人工。来此工作的全是周边村民,一个小伙子腹诽副厂长,转身就被打了两耳光。而《十六岁的花季》里的白雪、欧阳严严、陈非儿、韩小乐们,生活在大上海,我与他们,他们的校园生活是那样轻松而写意,作为同龄人除了年龄上的接近之外,可谓云泥之判。他们那样的生活,让我充满了羡慕嫉妒恨。不过我心里想的是,要让我的下一代过上他们那样的生活。多少年过去了,那些曾经扮演中学生的演员们,除了知道白雪的扮演者吉雪萍成为东方电视台的主持外,其他干什么都不知道了,脑海里接续起自己的人生经历:村小学,蓬头垢面,土里打滚;初中,三天背12个馍作为口粮;高中毕业短暂打工,19岁进入西安,上班。那时候向往的生活与十六岁花季的主角们已经差别不大,而热血与激情已经泯然不存。

1990年代,由于工作的关系和自身的爱好,开始恶补思想,大约从《西方文艺理论》开始,学习或通读了《西方哲学名著提要》、《精神分析引论》、《梦的解析》、《中国思想史》、《通往奴役之路》、《自由论》、《自由史论》等等,而象《悲惨世界》、《简爱》、《约翰克利斯多夫》、《百年孤独》、《基督山伯爵》、《呼啸山庄》《生命不能承受之轻》等等也是在这一时间开始阅读,同时非常钟爱《牵手》这一类电视剧,为钟锐、王纯们的命运而唏嘘。可以引一笑的是,近期组织了一次招聘,面对一群文学专业研究生,我问他们,“德里达的“异延“,谁能帮我简要解释一下”,所有的人面面觑,只有一位迟疑着说:“听说过德里达这个名字,其他就不知道了”,我常常无比羡慕大学生有着专业而正规的学术训练。《南方周末》曾经有过报道:中山大学文学系开展“大跃进”式的阅读与写作训练,要求本科生四年内要完成100篇万字以上论文。我该感叹什么呢,现代的年轻人,真的信奉“刘项原来不读书”的法则吗?

《聊斋》里曾经有一句话“智欲圆而行欲方”,理想与现实就是在不断拧巴着。世事如鲫过江,荡荡不息。一代人隐去,一代人崛升,《失恋33天》中的黄小仙与王小贱们非常逼仄的工作空间与遥远飘忽的精神距离,让人感叹这代人的不易。《公主坟》、《蚁族的奋斗》中国扩招后的大学生们,面对着又是狼多肉少的竞争,虽然反对,但似乎也无法拒绝张小燕“身体也是工作资源的一部分”的理念,与口衔金钥匙出生的“富二代”、“官二代”们相比,他们所学的那些专业积累,到了职场大多弃置不用,他们要学习和提高的是如何拼青春,争资源,广人脉,偌大的城市,属于他们的也只有城中村集体公寓里放置疲倦身体的一张床,还必须拉上帘子才是自己空间。与前辈相比,他们的职业选择似乎更宽,但也更缺乏保障。中国的当代社会就象一块灼热的铁板,不管是80 后,还是90 后,踏上去就得不停蹦跳换却才不会被烧焦。而70 后、60 后们,进入人生下半场,上帝的已归上帝,凯撒的已归凯撒。

以同情或者怜悯的感觉来看看新一代年轻人的奋斗,显然是矫情而不自量力。事实上虽然生存空间狭小,但他们依然有着强大的内心,人类的基本伦理仍然在延续,就象赵荣生说的“没有你们这些前浪,我们这些后浪怎么翻得起来”。与世界已经全面对接的80 后们,一定能创造出比我们更有创造力的未来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64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